首页 >盟员之家 >盟员心声 评书泰斗盟员徐勍生平点滴

评书泰斗盟员徐勍生平点滴

时间:2017-05-08 来源:中国民主同盟重庆市委员会

郭祥

2017年3月底,应朋友之约,周末斜阳,揽江画室清茶几杯。偶尔说起,2月间,徐勍徐老师过世了,不禁凄然。我曾戏说徐老师就是一“言子”(重庆话,意思是能言善辩体裁多)。他一怔,而后哈哈大笑:“我就是一言子嘛!”音容笑貌,历历在目。

徐老师是四川评书大家、中国曲艺名人、中国民主同盟重庆盟员。2002年5月,由朋友林金龙先生介绍,徐老师对《重庆统一战线》宣传他表示感谢,要送给作为编辑的我一本他的自传,但必须当面交付。我如约到人民公园长亭茶馆。建国前,茶馆有“四大皆空坐片刻,无分你我;两头是路吃一碗,各奔东西”门联,第一次见面。他就风趣地拿此说事,强调认识是缘。再接触几次,感觉他博闻强记、见多识广,是一个非常趣味、有个性的人。

现谨记几事,以示怀念。

与袁阔成的交往

二胡演奏家、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专家、重庆音乐家协会副主席。1995年5月,为庆祝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伟大胜利50周年,以曲艺团的名义,徐老师与刘光宇师徒联袂举办了《雾都回声》评书、二胡专场,演出获得圆满成功。

徐老师与肖化是师生加兄弟的情谊。以前,肖化是搞绿化宣传的,经常深入中小学校,通过讲故事教育青少年自觉维护城市绿化环境,后逐渐朝专业化方向发展。由于经验不足,效果欠佳,于是登门请教小他4岁的徐老师。经揣摩,徐老师认为肖化有京剧特长,如果用在故事中,必然会增添效果。为此,他帮助肖化改编《红灯记》为既唱又讲的新故事,一举获得成功。1994年,肖化荣获“全国故事大王”称号。当时,全国荣获这一殊荣的仅有6人,肖化是西南地区唯一一人。

徐老师经常告诫青年演员:“舞台是表演艺术的展现之地,不是个人出风头之所。”“要多学习、多读书,一个演员不学习不读书怎么能当好演员呢?”严师出高徒。以后,二队有不少学生进入国家级文艺团体。如朱砂在北京战友文工团,后调中国广播艺术说唱团,曾连续5年登台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。赵静入职总政文工团,小林、白桦入职中国广播艺术说唱团。白桦曾感恩徐老师:“我们常年在外,世面见了不少,也经常参加演出,要说学东西,反觉得不如跟您在一起,能经常听到一些有益于提高艺德、艺行的话。”著名演奏家、曾任重庆曲艺团团长的王毅也出自二队。

徐老师一生收徒不多,但很精。1995年他退休以后,拜在徐门、并成为西南曲艺中间力量的还有吴文、凌淋、袁国虎、刘晓山等人,他们无论是创作还是表演,都能独当一面。

参与改编《傻儿师长》

有一次谈到《傻儿师长》,我告诉徐老师:1992年年底,中央电视台播放该剧,当时我正在湖南怀化的部队训练新兵。当年新兵中有四川成都、简阳籍的,他们在观看该剧时,笑得前俯后仰,极大地减轻了思乡之苦。我也是该剧的忠实观众。体会到我的感受,徐老师笑了笑,讲述了他与该剧的渊源。

1991年,重庆市文化局临时组织了一个演出班子,徐老师与川剧演员刘德益参与其中。在演出过程中,他们说话很对胃口,交往也就多了一些。以后,刘德益几次请徐老师到他家里吃饭,自己亲自下厨。据刘讲,他的菜品很多得自川菜名厨真传,烹调也确实色香味俱全。徐老师大块朵颐、连连称善。期间,文化局刊物《新作》发表了刘德益与涂连志合作创作的电视连续剧《傻儿师长传奇》剧本,刘奉上剧本,请徐老师提提意见。由于没有接触过电视剧,出于礼貌,他翻了翻,并未当真。

不久,刘德益私下对徐老师讲:原本重庆电视台出资8万,一台商出资4万,市文化局承担4万。由于文化局资金迟迟不到位,台商拖不起,执意撤了资。现在电视台愿出12万,仍有8万没有着落,拍摄怕是没得着落。徐老师是一个热心人,戏说自己“吃了人的嘴软”,游说他的侄儿徐彻及其发小李卿广成立了福安公司,出资8万元参与拍摄。

为了不让这8万元打水漂,徐老师认认真真地审看了剧本。该剧取材川军传奇人物范绍曾。在徐老师心目中,范绍曾是一个充满傻气、虎气、豪气,且正义、善良、具有民族气节的旧军人。原剧本是基于严肃体裁的“正传”,但收集到的素材不多,浓墨重彩于他爱好川剧,一些内容与主题无关,让人索然无味。按徐老师的想法,这个角色应该是外表憨厚、内心狡诈,既可笑又可爱的人物。

于是,徐老师告知刘、涂,剧本要大动。在征得他们的同意后,片名改为《傻儿师长》,除第1集保留较多,后3集以说书人的视角,从细节到语言,被徐老师七七八八全部修了一遍。该剧开场旁白:“在那乱哄哄的年月,一个闹麻麻的地方,武笃笃蹦出个傻儿……”重叠词,熟悉他的人一听,就知道是典型的徐勍式四川评书语言。在该剧中,徐老师还出演第1集牛医生一角。

该剧在中央电视二台播出,以其诙谐的剧情、益老亦少的故事,在全国引起轰动,接下来几年,很多省级或地方电视台重复播放,收视率相当高。

由于没有经验,也不懂签订版权归属与收益合同,福安公司于该剧的投资血本无归。经此一节,后来又有人相约徐老师参与改编“军长”“司令”等后续剧,被一一谢绝。按他的话讲,咱懂不起,躲得起。

徐老师过世后,新华网发文,称他为“评书泰斗”,中国曲协主席姜昆专门发来唁电。重庆文联主席沈铁梅回忆:“他爱惜人才,对后生非常关心,每次看到我都很亲切。”重庆市曲协主席鲁广峰评价:“首先,徐老的艺术成就蔚为大观,“北袁南徐”名号不虚。他对四川评书进行改革,将这门曲艺带到新的高度;第二,徐老身体力行,终生致力于曲艺事业发展,不但亲自登台,还为当今重庆曲艺培养了大批中坚力量。”此类评价相当中肯。

徐老师为《傻儿师长》撰写的结束语:“滔滔渝水,忽起忽落。茫茫人生,也清也浊。有功有过,可悲可乐。爱恨交错,情寄山河。”徐老师认为这是他真挚情感的流露。

徐老师走了,但他的风范不朽、功业永存。

足球博彩现金网排名-澳门新博狗开户-澳门银河备用开户_民盟新乡市委